常怀心头一点春 莫忘世上苦人多

阅读:10  时间:2019-12-25



——冬至 艺术家徐戎随行随缘随喜以书写作布施祈福!


2019年12月21日,岁末年初,正值冬至节气,冬雨凄凄淅沥,阴冷的天,万物归藏,世界安静。在大山中,却有一行人撑着雨伞背着行囊,行走在林中小径……

“闲暇使人面对自己 ” 。除工作日,艺术家徐戎的休息时间,总是独自在山中行走。常啸苍崖间,栖居无为场。他身入林泉,或山村田野,培气浩然于蓬荜,韬光养晦于山林。以林泉之清,一扫心目氛垢。

雨中,这行走山中的一行人,正是著名艺术家徐戎,还有早年毕业于北大、自驾西藏在冈仁波齐徒步转山回来的老大哥老吴、永大所的杨凯律师和企业家小何。

云霞飘忽,他们沒有过多留意山中的风景,沿路随行,走到一个小山村,在一座破败不堪、四面透风的木结构老屋前停下,“就这吧。这是户贫苦的人家”,徐戎和他的朋友们走进了大门敞开的屋子。

原来,艺术家徐戎应有关机构的邀请,赴绍兴调研和文化指导,座谈会后本来安排考察一个景区。但在途中,徐戎临时起意到大山中随行随缘随喜一户贫困人家,岁末年初,莫忘世上有苦人,以现场书写作布施、为新年祈福!

法不孤起,仗境方生;道不虚行,遇缘则应。徐戎的临时提议,即刻得到老吴、杨凯和小何的积极响应。他们放弃景点,掉转车头,向着诸暨与嵊州的边界,向更深的大山里进发。

破旧屋里住着两位老人,大爷撑着助行器,半身不遂,已88岁,大妈近80岁,脸上挂着一丝愁苦。当杨律师用土话说明来意,大妈的脸上惊讶,但顿时绽放了笑容。她即刻收拾仅有的一张小餐桌。

小桌搬到了堆满木柴的门口。大家边布置和裁纸,边与大妈拉家常,邻居们都过来了,寂静的山村热闹了起来。

“冬至大如年,人间小团圆。一切因缘具足,今天不仅随行此地,随缘随喜以现场书写赠送祈福,而且还以山泉煮茶供养各位菩萨!” 徐戎笑得欢喜。大家帮忙以柴火煮茶,大伯大妈更是喜开颜。

柴火升起来了。人间烟火气,最抚凡人心。

徐戎立于寒冷中,呵手执笔。行笔潇洒,气韵生动,首先写了个大大的“福”字。

新年、春节即将来临,家家户户都贴春联迎瑞纳祥。只见徐戎略一沉思,一会儿,一幅“富贵家兴旺,平安福寿长”的五字联写好了。

“这是我们最真挚的祝福!祈愿新的一年越来越好!”

此时,壶中茶汤已沸,茶也煮好,徐戎把茶汤供给大伯大妈品尝。欢声笑语掩没了滴答的雨声。

书写结束,当小何收拾毛笔,欲清洗碗中的墨水时,这时80岁的大妈突然有个请求,能否把碗里的墨水留给她,她告诉大家,她虽然不识字,但每天写毛笔字,看到电视里有不认识的字就用笔写下来。大家惊奇而感动!

当大家分别时,在大伯大妈简陋昏暗的房间里,看到墙上供奉着阿弥陀佛像。因缘是如此不可思议!

大家依依不舍。万籁又归于寂静。

“我们都是凡尘阡陌的过客,不论怎样的精致,最终不过是一粒尘埃。唯有善良宽厚,忠于内心的本真,才是对生命的善待。没有慈悲,纵然微笑也是恶。我们要像弱者一样感受这个世界。 ” 艺术家徐戎的话引起随行者的共鸣。

尘世的屋檐下,有多少过客,就有多少断肠人。

岁末年初,常怀心头一点春,莫忘世上苦人多!


附:徐 戎 简 介:

徐戎,号静隐庐主 ,著名艺术家,书画评论家、鉴藏家,人文学者。浙江大学EDP教育文传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。20岁时皈依一代高僧、不倒单大师桂仑禅师,后皈依亲近敏公上师。其书法作品极富禅意,格高骨清,意境高远,真气弥布,风格独现。所作人物、山水、花鸟,自成天真,格调高古、禅意盎然。启功、陈传席、毛昭晰、王伯敏教授等对其都有较高的评价。自1996年始,陈传席教授曾数次为徐戎撰写评论文章发表,评价曰:“徐戎以意笔出之,意高而有法,渐入‘清空’一境,空灵神韵,颇具‘入禅出世’之感。贵在难得”。陈丹青先生曾对其作品评论甚高并题字赠言赠书数册。2014年,徐戎被当前最权威的 “AAC艺术中国·年度影响力”评选为“AAC艺术中国(2014)观察报告之艺术家”。


友情链接: 21yg.space    w27nyc.com